奪命河坑
  出事水坑距澗江河堤大約有五十米,略呈圓形,直徑有五六米。曾下水打撈孩子的村民稱,事發當天,水坑水深有兩米左右。另有村民稱,水坑繫上游一沙廠所挖,但被沙廠否認。在出事河段以及河堤邊,成都商報記者沒有看到任何警示標誌。對此,通濟鎮副鎮長劉華表示,從通濟大橋開始,上下游均設有警示標誌,提醒“汛期來臨,請勿下河”。一般情況下,警示標誌都是設立在通往河壩的主要路口。其稱,要想去到河邊,村民們能想到的途徑非常多,因此要讓警示標誌把河堤佈滿,不太現實
  5月31日晚11點40分左右,在苦尋了4個多小時後,10歲男童潤潤的遺體在村子外一處河坑內被找到。同時被髮現的,還有另外兩名都剛滿9歲的男童豪豪和云云。三個孩子都來自彭州市通濟鎮藍天小學,同讀於該校三年級一班。
  第二天就是“六一”兒童節,但三個孩子再也無法享受快樂的假期,三個孩子的家庭也陷入了難以平復的悲痛之中。
  做完農活回來 發現孩子不見了
  馮正德一家原來住在彭州市通濟鎮姚家村7組。2010年下半年,馮家搬入景山小區,新家距離姚家村有七八公里。
  姚家村不僅有馮家的老房子,還有馮家的3畝多地。5月31日,吃過午飯後,馮正德與妻子回到了姚家村,玉米需要除草,土豆需要追肥,還有油菜需要翻曬。
  馮正德回憶,想著大人們下午都要出門,中午吃飯時他還特別問了兒子潤潤下午的安排。潤潤回答他,寫作業,看會兒電視。馮正德本來想多說一句“電視要少看”,但回頭一想,這個假期足足有三天,讓孩子輕鬆一下也不完全是壞事。
  潤潤是馮家第二個兒子,他還有個17歲的哥哥馮川。農村家庭,經濟條件有限,初中畢業後,馮川沒再上學,在鎮上跟了個師傅學廚藝。對於這個弟弟,馮川非常疼愛。再過一天就是兒童節,馮川提前在鎮上一家蛋糕店給弟弟定了個蛋糕。他原本打算,等自己下午收了工,就回家帶上潤潤一起去取蛋糕。
  但傍晚回家後,馮川並沒有見到弟弟。孩子玩得高興了,忘了回家也正常。一開始,馮川並沒有往壞處想。直到晚上8點多,馮正德夫婦回家後,潤潤依然遲遲未歸,一家人開始著急了。
  很快,一個更壞的消息傳來,與潤潤同班的兩個男孩,也不見了。
  苦尋一夜 三孩子在河坑內被髮現
  一開始,馮正德把尋找範圍鎖定在家附近。苦尋無果之後,他開始聯繫各路親戚,正是在這個過程中,他得知還有兩個男孩也不見了。另外兩個男孩,分別是通濟鎮橋樓村9組的豪豪和通濟鎮姚家村8組的云云,兩個孩子都才滿9歲。他們和潤潤一起,就讀於彭州市通濟鎮藍天小學三年級一班。
  三個孩子都不見了,這個消息讓馮正德有了一絲不好的預感。此時已是深夜11點半,大人們向通濟鎮派出所報了案。報案之後,三家人經過商量,分頭繼續尋找。十多分鐘後,豪豪的家人帶來消息:在村子外的澗江河堤上,發現了三輛自行車。後經大人們證實,這正是三個孩子留下的。
  尋找範圍迅速被縮小。空曠的河壩里,到處晃動著手電筒的亮光。很快,在有人一聲大呼之後,所有的手電筒聚攏,一起照向了河心的一處水坑。9歲的豪豪,靜靜地漂在水面。隨後,在同一個水坑裡,云云和潤潤也相繼被撈起。120救護人員宣佈的消息,打碎了三家人最後的希望:三個孩子,確認溺亡。
  初步懷疑:可能是玩耍時不慎落水
  昨日,在家屬的帶領下,成都商報記者來到了出事地點。根據當地政府部門出具的一份初步書面調查,出事河段系彭州澗江通濟河段,順著出事地點再往下游大約一公里,就是比較熟悉的通濟大橋。
  整個河壩都是乾涸的,徒步可以直接走到河心。村民們告訴記者,上游的水都被攔起來送到水電站去了,只有在汛期,下游的河壩才會有水。出事水坑距離河堤大約有五十米,9歲的孩子要走到河心,並不困難。水坑略呈圓形,直徑有五六米,昨日上午目測水深有一米左右。在出事當天,村民馮正田曾下水撈過孩子,他告訴記者,當天水坑水深有兩米左右。
  此外,馮正田指著水坑給記者介紹,水坑周圍都是一人難以環抱的大石頭,即使像他這樣的成年人,在上岸時也難以找到攀附之處。並且,水坑坑壁垂直,沒有深淺之間的緩衝區域。
  據瞭解,三個孩子被撈起來後,衣褲鞋襪穿戴完整,加上近來天氣還不算最熱,因此大人們初步懷疑,孩子們並非下河游泳,更可能是在玩耍時不慎跌入。不過,三個孩子怎麼會同時跌落呢?潤潤的大伯父馮正田提出了一種猜測,可能是有孩子意外落水後,其餘的孩子試圖去救,結果一起殞命。
  昨日下午,在處理了弟弟的部分事宜後,17歲的馮川回到家裡。那塊本來準備送給弟弟的蛋糕,還靜靜地躺在蛋糕店的櫥窗里。
  追問
  1
  河坑誰挖的?
  積水從何而來?
  村民稱挖坑放水的是上游一沙廠,但沙廠否認
  在出事的河段,記者註意到類似的水坑不止一個,有些有水,有些枯涸。那麼,這些坑是誰挖的,其中的水又是從何而來呢?
  有村民告訴成都商報記者,挖坑的和放水的都是上游一家沙廠。村民們說,沙廠採回石頭並粉碎成細沙,在沖洗細沙中的泥沙時,就會排出水來。坑,就是採石頭時留下的;水,就是沖洗時排出來的。
  隨後,成都商報記者找到了上游的這家沙廠。在沙場辦公室,幾位工作人員均表示,負責人不在,對記者的問題也一概回答不知情。成都商報記者輾轉聯繫上沙廠一位負責人錢先生,他表示,自己已經知道三名孩子溺亡一事。對於村民們的指責,錢先生表示出事河段距離沙廠一公里多,不屬於其作業範圍,因此坑並非沙廠所留。其次,他解釋,沙廠里沖洗泥沙的水在廠內就循環處理了,沒有外排。錢先生還透露,目前廠里正在配合當地水務部門調查,他本人也希望能儘快查清楚原因。
  2
  事發地為何
  沒有警示標誌?
  當地官方稱,要讓警示標誌把河堤佈滿,不太現實
  在出事河段以及河堤邊,成都商報記者沒有看到任何警示標誌。即使在孩子們出事後,奪命水坑的周圍也沒有設警示標誌。對此,通濟鎮分管安全的副鎮長劉華表示,從通濟大橋開始,上下游均設有警示標誌,提醒“汛期來臨,請勿下河”。而從遺留的自行車位置來看,三個孩子是通過一條爛泥路去往河壩。劉華說,一般情況下,警示標誌都是設立在通往河壩的主要路口。
  那是否有可能將警示標誌設置得更密一些呢?劉華解釋,類似澗江這樣沿途都是鄉村民居的河流來說,要想去到河邊,村民們能想到的途徑非常多,因此要讓警示標誌把河堤佈滿,不太現實。
  昨日,當地鎮政府已經開過了全體幹部大會,對河段內可能存在隱患的地方將展開排查。
  成都商報記者 蔣超 攝影記者 陶軻 實習生 扎西娜姆  (原標題:第二天就是兒童節 三男孩溺亡河坑)
創作者介紹

仿古傢俱

cr16crlmh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